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柠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文艺作品定性不能断章取义  

2008-05-20 08:56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张柠

文艺作品定性不能断章取义

 

最近几天,北京和广州的几家报纸,报道了小说家陈希我的作品集《冒犯书》(台湾版)被福建海关扣押,并向作者下达了“行政处罚告知单”的消息。一位严肃作家的作品,就这样随便被海关检查员认定为问题产品、“淫秽书籍”,让我感到诧异且发怵。作为陈希我小说(《冒犯书》、《抓痒》等的大陆版)较早的读者和评论者之一,我是不是也曾经阅读过“淫秽书籍”呢?

对文学作品中某些内容或者局部情节的定性,不能够孤立地、断章取义地看问题,而是要看这些情节在整部作品中的文学功能,要看情节设置在整个艺术节构中的必要性。这实际上是一个文学常识。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吧,比如下面这句话:“从此,我一见到小海就手痒痒,想揍死他。后来才知道我误解了他,心里很愧疚。”如果对后面的话视而不见,仅仅是抓住前面的话,我们完全可以对这位说话的人采取监管措施。这无疑违背句法常识。问题在于,尊重常识往往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。我们经常在一些法律、法规的实施过程中,看到违背常识的现象,比如动辄就将一些文艺作品定性为“诽谤”、“侵权”、“抄袭”、“淫秽”等等,显示出执法过程中很大的专业纰漏。当然,我们也经常看到,历史最终无情地宣判那些法律、法规执行过程中出现的幼稚现象无效,比如对《包法利夫人》的审判,对《查特来夫人》、《北回归线》的查禁,最后都成了历史的笑柄。问题在于,历史的宣判不能替代现实的宣判,历史对后人负责,现实会影响到此时此刻个人的安危和尊严。

近年来,随着海峡两岸文化交流渠道的畅通和扩大,两地作家彼此在对方出版作品的事情已经习以为常,而且能够跨海峡出版作品的两岸作家,常常是作品达到较高水准者。何况台湾省的文化管理也不是没有规则,或者说,他们的规则即使再混乱,也不能随便出版“淫秽书籍”。一本在内地出版过的书,到对岸去再出一个繁体字版本,怎么就成“淫秽书籍”了呢?这背后究竟有什么秘密,我们无从得知,但海关的公开解释却那么苍白无力。

福建海关部门说:“我们理解你的心情,但是中国的大环境就是这样,你也应该明白。我们历来都是这样执行的。”首先,他们理解作者,也就是承认作者此时此刻的“心情”的合理性,显得很通人情似的。其次,他们搬出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、很吓人的东西:“大环境”来压住作者,让他闭嘴。第三,他们赋予自己的“工作惯性”以历史的权威性:“历来如此”。他们的做法仿佛成了不可更改的“历史规律”似的。意思是说:是“历史”没收了你的书,跟我们无关。他们无疑在试图推卸责任。为什么推卸责任呢?因为他们自己也觉得这种做法或许不合理。但程序设计的简单和执行者脑子的简单,决定了陈希我只能牺牲个人的利益和自尊,从而继续维持那种简单规则和简单脑子的“自尊”。(《羊城晚报》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