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柠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张柠:风雪中的摩托和一位打工妈妈的恶梦  

2011-01-22 07:37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□张柠:风雪中的摩托和一位打工妈妈的恶梦


    春运期间,一位在温州打工的重庆女子,女扮男装,千里走单骑,驾驶摩托车在风雪中跑了6天6夜,行程2000多公里,赶回家去看自己6岁的儿子。这一消息,成了今年春运伊始的一条重大新闻,引起了全国媒体的关注,网络上更是议论纷纷,说母爱的伟大,说在外打工的艰难。某电视台的主持人,还为此写了一首诗:骨肉分两地,相思愁无境。可怜父母心,千里走单骑。


   这条新闻,最初出现在《重庆晚报》2011年1月19日22版。其他媒体所报道的,基本上都是二度叙述的二手货。我发现《重庆晚报》新闻稿里面有一些新闻要素,在被其他媒体转述的时侯,有意无意给忽略了。先看看《重庆晚报》的采访:


    上个月一天晚上,我半夜做了一个梦,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,卧室的窗户被大风吹开,雨水漏进屋里……儿子孤苦一人,满身是血,在雨水中跟耗子抢东西吃……我当即被吓醒。当时特别想马上回家看儿子。


    这种文字当然是记者叙述出来的,不像只读过小学二年级的当事人的口气。但请注意这段文字中的“上个月”这个时间要素。也就是说,那个恶梦是2010年12月做的,不是2011年1月做的。这个缓冲时间很重要。可见,这位女子想回家看儿子的冲动早就有了。“每逢佳节倍思亲”嘛,不光是他,全世界所有的母亲在过年过节的时侯,都会思念自己的儿子。她早就有了回家的冲动。因此她不是一时头脑发昏,从恶梦中一醒过来,就骑着摩托飞奔而去。这个时间要素,在新闻中非常重要。许多其他媒体在转述中,都删除了“上个月”这一时间要素,试图叙述一个突发事件:女子在恶梦中一醒来,立刻骑着摩托朝千里之外的儿子飞奔。


    接下来的问题是,当事人并不是骑着摩托车就朝重庆奔,而是先到火车站买火车票。再来看《重庆晚报》的报道:


    当她把车骑进城,去买车票时,才发现车没办法放。她到车站托运部咨询,托运摩托车要300多元钱,还要把车拆开。“我一个月只有1200多元钱。托运摩托车,加上自己的路费一共要600多元。另外,车被拆了,回家后要重新组装,还要花钱。”


    这位重庆女子,在决定骑摩托回重庆之前,她的思路都是非常清晰的。2010年12月份,她花了5000元钱,买了一辆二手摩托车。火车站不但要收300元的托运费,还要将她心爱的摩托车拆散托运。我猜测,年轻的妈妈一定在这样想:你们见到什么都想拆,不如把我拆了吧!情急之下,她才决定骑着自己心爱的摩托车,去见她心爱的儿子。她为什么一定要将摩托车带回老家?难道她的儿子也想见一见这辆摩托吗?我们不得而知。


    我们来看看2008年南方雪灾时的一个例子。一名在温州打工的重庆男子,也是骑摩托车回重庆,2000公里骑了8天7夜,比今年的这位女性还慢一些。问他为什么这样做,他说,一是雪灾导致一些地方交通中断,二是可以省六七百元路费,三是我们喜欢骑摩托回老家。


    重庆女子当然也是舍不得花费这600元钱。但她万万没想到,骑摩托车回家的花费,比坐火车回家并没有少多少,不但增加了路途上的时间,还徒增了不少风险,尤其是生命风险。让我们来做一次事后诸葛,为她算一算账:从温州到重庆,火车行驶时间大约30多个小时,而不是6昼夜144小时,但麻烦的是,需要到金华西站中转。6昼夜摩托车的油费为250元,在长沙被骗200元,住一夜小旅馆价格未知(估算50元),加在一起就是500元。还没有算6天6夜的吃饭费用(据说她只吃了18根泡泡糖),也不算染上重感冒的后续治疗费用。


    这笔帐她一定也算过。所以,回到重庆老家之后,抱着自己的儿子大哭一场之后,她就知道自己错了。《重庆晚报》的报道一开篇,就是这位女子的悔言:“我当时确实冲动了点,再喊我这么做,打死都不敢。”


    这个故事本身,既可以叙述成一个疯狂的母爱故事,也可以叙述成一个荒唐的恶梦。新闻的首要品德就是客观真实。我并不否认,在媒体那种煽情叙事的背后,也的确包含着一些善良的愿望。但是,事件的特殊性,以及一些关键的要素,一旦被删除,就容易变成千篇一律的说教,读来令人生疑。


    在这条新闻中,还有另外一个关键要素值得注意。就是这位女子在2010年12月,也就是春节前夕,那个思念儿子的梦。这位年轻的妈妈,在外打工整整5年,只有过年的时侯才能见到儿子。长久的相思,见儿子的冲动受到阻碍,导致了亲情被压抑,被现实生活的逻辑、求生的逻辑所压抑,进入了潜意识,化作了恶梦。梦是对匮乏的满足,一种变形的满足。这就是梦的压抑和生成机制。当这种压抑机制,在整整一代打工妈妈的身上得以体现时,它就成了一个重要的社会症候。


    这位年轻的妈妈天真地认为,有了摩托就可以解决对儿子的相思之苦。2000公里啊,恐怕只有私人飞机才能解决问题。儿子为什么不能跟妈妈在一起呢?这是管理者需要思考的问题。否则,千千万万的打工妈妈,就会用摩托车去解决问题。


    温州到重庆,千里迢迢风雪路。她骑着摩托在冰雪上飞奔。这个画面一直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。因此,原谅我用了一个“知音体”的标题。希望明年春运期间,她不要再骑摩托车回家。(2011.1.20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512)| 评论(1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